学院概况

最新发布

服务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留学新闻 >

从李沧东的《薄荷糖》聊到朝鲜禁歌

作者:pg电子官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25 12:25 浏览次数:

  火车是一个很合适的载体,是一个Running Time,大家都在一个Running Time里体验主角的人生

  电影「薄荷中」,薛景求站在轨铁上,面对即将碾压过来的火车嘶喊:我要回去。

  此时背景乐的名称是「人生是美好的」,火车呼啸而过,他人生的最后20年随着这个Running Time开始倒叙。

  随着尘封的过去被打开,慢慢追溯到光州事件”那一年,再联想到南韩从1979-1999整个二十年的社会变化。电影的后劲也便愈来愈大,且并未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消弭。

  电影七个章节分别停留在七个年份:1999、1994、1987、1984、1980、1978。金融危机、、光州事件......小人物的身上处处都是大时代的烙印,他是这时代的受害者,也是一名加害者。

  首尾两处都出现了歌曲「我怎么办」,这首歌在讲述“光州事件”的电影「出租车司机」中也出现过。而另外一首「晨露」,则是连北韩都能撬动的“危险歌曲”。

  1970年,19岁的金敏基创作了歌曲「晨露」,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这首仅3′30″的歌曲竟在南北韩都掀起了不同的波澜,也给金敏基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  我心忧伤,聚如晨露,滴彼叶间,细微如珠今我至此,适彼荒野。今我至此,弃彼忧伤。一首「晨露」拉开南韩70年代的序幕。

  也许是歌词中难以回避的忧伤与激昂的鼓励,「晨露」迅速在民众中走红,而金敏基却成为了当权者眼中的“危险分子”。

  他在1975年去服兵役,期满退伍,但“身份”不变,所以他没法在城市裡找到文职工作。他做工人,又去挖煤,然后种田八年。

  当权者引以为傲的经济腾飞时代,却容不下一个喜欢唱歌画画的年轻人。他不能继续发表作品,不能公开演唱,已经出版的歌都被禁唱禁播,专辑下架禁售。

  也正因如此,「晨露」成为了南韩追求自由公义的战歌。1987年7月9日这一天,数百万民众齐聚街头,为全斗焕政权下中弹牺牲的大学生举行“民主国民葬”,高歌「晨露」为他送行。

  关于金敏基的种种禁令也都随著全斗焕政权的结束而被取消,此后他成为社会道义的象徵。

  1998年金大中竞选总统,2002年卢武铉竞选总统,到选战最后的关键时刻,两个人都去拜访过这个叫金敏基的中年人,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。

  金敏基的另一首「常绿树」也是卢武铉总统生前最爱的歌,在葬礼上,文在寅和民众一起唱「常绿树」、「晨露」为他送行。

  虽然只隔了一条三八线才传入北韩,北韩当局本想利用这首歌来给民众洗脑,没想到却弄巧成拙,差点出了大事。

  时值北韩的1994-1998粮食危机时期,经济的没落与集体农业模式的弊端,再加上金氏固执开发核武器等原因,这段时间足足有300万居民饿死,民心亟待稳定。

  1996年,北韩宣传当局为了回避大量民众饿死责任,不分昼夜地开展洗脑式教育工作,即甩锅给别人。

  公共机关、学校、工厂、企业等都建造“阶级教养馆”,每天在播放宣传“现在南朝鲜人民们都在羡慕金正日同志,为了朝鲜的主体统一而努力奋战”为内容的宣传片。

  宣传片中恰好出现了北韩歌手李基福演唱的「晨露」,画面上是1980年南韩光州的大学生场面。

  北韩宣传当局将这些示威活动与南韩的反美运动联系到一起,向消息闭塞的民众们宣传“南朝鲜人民们羡慕金正日同志,正在展开激烈的斗争”。「晨露」这首歌被北韩宣传当局恶意利用。

  不过却弄巧成拙,这首歌所带来的影响与北韩当局的预期恰恰相反。北韩人民唱著唱著,反而生出了反抗意识,逐渐传播到全境。

  当局坐不住了,既然能将音乐下发给人民,也能轻易收回。于是从98年开始下令禁止唱「晨露」,还没收散播在居民手里的录像带。谁要是被发现唱这首歌,就会被视为“政治事件”,关进劳动锻炼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pg电子官网

©pg电子官网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:650191

电话:+86-871-65033412

传真:+86-871-65148547

相关链接